<form id="fnf3h"><th id="fnf3h"><th id="fnf3h"></th></th></form>

            <address id="fnf3h"><address id="fnf3h"></address></address>

            校友動態

            教育的“另類”解讀 ——與文輔相老師的過往記憶

            發表時間:2019-03-08 作者:肖瑞 瀏覽次數:

            引言


            昨晚(2016820日),借人大(中國人民大學)舉行高等學校雙一流建設高端論壇,文輔相老師的弟子杜學元聯系到了我。杜師兄通過微信告訴我,他正在做文老師的年譜,希望我能提供與文老師交往的一些資料。如“一石激起千層浪”,已多年“躲進小樓成一統”的我激動地回應:“這可怎么寫?!與文老師的交往都是點點滴滴的小事,按照年譜來整理不知該怎辦。不過,你真是在做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我以年譜的形式寫篇回憶錄發給你,你按需摘取吧?!碑敃r還有些“較真”地表示,因手頭有各種緊急的科研寫作任務,十月份寫出來給他。但事實是,理性的計劃安排終會被感情的潮水淹沒。與杜師兄聯系過之后,即進入難眠之夜,與文老師交往的點點滴滴都活生生地涌現。在萬籟俱寂的夜里,我獨自靠在躺椅上,沉浸在與文老師過往的記憶里。在陽光燦爛的今朝,我無心梳洗,不吐不快。


            提筆而書之時,腦海首先閃現的是“教育的‘另類’解讀”——我常被熟知的師長朋友稱之為“另類”。因為另類之故吧,我的人生多了許多坎坷,如“閨蜜”的評價,“你得到什么都不容易,都要比別人百經周折”。不過,也因為人生之坎坷,我與文老師交往的點點滴滴愈發深刻難忘。彌足珍貴的是,經由文老師,作為從事教育研究者,我對教育有了別于“教科書”的感悟——這是另類的另一層含義。


            提筆而書之時,躊躇于寫作中,尤其是標題中對文老師的稱謂。按照當下世俗之慣例,對于“位重”之人,都要冠之以許多頭銜,要么從職務的角度冠之以“某某長”、“教授”、“博導”之類,要么以最高的學術尊稱,稱作“先生”了。固執或另類如我,最終依從內心,開啟了以往與文老師交往中的那種“文老師,……;文老師……”的“傾訴模式”。



            初識文老師


               2000年,從汕頭大學高教所碩士畢業之時,我經歷人生重大轉折或重挫。在為人妻、為人母之后才重返校園的我,在畢業找工作之際面臨種種困難:年齡大——無法與“直升”者比,學歷低——碩士畢業還需要解決“家屬問題”,等等等等。指望“讀書改變命運”的我,遭到重重一擊而暈頭轉向。當時在華中理工大學(現在的華中科技大學)高教所的別敦榮老師(在廈門大學時我稱其“別師兄”)的建議下,我“臨時抱佛腳”,決定報考華工(華中理工大學的簡稱)高教所的博士。


            要投奔誰的名下呢?我是有些耍小聰明地“按圖索驥”:在讀碩士時,當時的華中理工大學出版的《中國大學人文啟思錄》深深打動了我,在閱讀中我遇見而且還沒有來頭地喜歡上“文輔相”這個名字,覺得好文雅。不僅耍了小聰明,而且拿出了“破釜沉舟”之勢,得機會在華中科技大學學術交流中心(如果沒有記錯的話,當時大家都習慣地稱之為“八號樓”)一樓大廳第一次見到文老師,得到了文老師第一次的專門“接待”。雖初次謀面,溫文爾雅的文老師讓我一點兒也不拘謹,我直接向他呈上自己找工作時制作的“求職簡歷”,直通通地表達了“求職不成轉而求學”的訴求。而文老師呢,并沒有因我學習動機不純、做派魯莽等等以教師的身份來審視或說教,相反,他給予了我充分的理解和細心的關懷,并讓他當時的博士生楊杏芳師姐具體指導與幫助我,還特地告訴我,楊師姐考博士時,英語成績非常好,都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在楊杏芳師姐的幫助下,我租住在月租低廉的華工招待所,一個不大的房間里擺了8個床位的高低床,住了7個準備報考華工碩士或博士的學生,留了一個床位供大家放行李。在艱難的生活狀況下,我開啟了壓力十足的備考模式,每日在讀書、旁聽華工高教所的博士生課程中度過。


            在山窮水盡疑無路之時,我的似乎要擱淺的人生小船,不僅??吭诹诉@所以“學在華工”而知名的學府,而且經由文老師推薦,閱讀了雅思貝爾斯的《什么是教育》這本書,而從雅思貝爾斯那里,我汲取了精神養料——有關“精神貴族”的論述與思想。直到今天,“精神貴族論”仍深深地影響著我的生活態度。


            在我考入華工高教所攻讀博士之際,也是文老師住院換腎之時。那個時候我才知道,當我懇請面見文老師的時候,他已是重病在身,身體虛弱到謝絕一切拜見,但他感受到了我的焦慮或者說絕望,出于擔心和關心,硬是撐著病體見我。細心的他特地把師生見面安排在學術交流中心的大廳,以免去我這個窮學生登門拜訪可能產生的禮節上的負擔。拖著病體,文老師卻耐心傾聽我當時有關人生種種失落的訴說;注重儀表的他,竟然沒有讓我發現他是病重之人。要知道,我與文老師素昧平生,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與文老師的交集。


            還讓我感動的是,考慮到我的個人情況,包括學科基礎薄弱,家庭生活困難等等,文老師特意把我托付給張應強老師,讓張應強老師做我的導師,并叮囑我說,無論是才學,還是資源,張老師以后都能更好地關心和幫助我。



            “愿做無名英雄”


            在經歷短暫的“考上博士”的喜悅之后,我的人生面臨了又一次考驗。博士入學考試剛結束,華工高教所的老師們就敦促我繼續找工作,因為不能確定我能考上博士。結果是,我同時拿到了華工高教所博士錄取通知書和在武漢工程學院(現在的武漢工程大學)教公共英語的簽約。何去何從成為又一次艱難的選擇。當決定繼續讀博士的時候,我與前夫發生了激烈的沖突,后果是我直接喪失了經濟來源。


             我利用暑期教授幼兒英語積攢了2000元錢,在華工開學報到的最后一天來到學校,開始了攻讀博士的學習生涯。為了支撐求學期間的開銷,讀書之余,我在武漢工程學院兼職教大學英語。繁重的學業與艱難的“打工”生活讓我無暇他顧,也沒有和文老師有更多的聯系,但在開題之際,我忽然接到了文老師的電話,問我開題準備的怎么樣了,并讓我把開題報告拿給他看看——文老師放心不下我的學業。在文老師家里,文老師與我討論開題報告,并逐字逐句修改,依舊莽撞的我,不僅沒說半句感謝的話,還直通通地告訴他,我不能把他的名字寫在開題報告上,怕導師不高興。文老師不僅沒有絲毫不快,還笑著調侃道:“愿做無名英雄”。我的開題報告不僅順利通過,而且獲得“優”,我心目中的“學術大碗們”如馮向東老師、沈紅老師、別敦榮老師對開題報告的充分肯定讓我開心不已,并增強了學習自信心。


            在艱難的博士求學之路上,文老師一直甘做“無名英雄”,他的援助每每讓我度過難關。


            在一次獎學金評選過程中,我對照公布的評選標準,分別報了兩個獎項:學習優秀獎與優秀論文獎。評選結果是,我兩個獎項都中了。我欣喜異常,尤其是對于囊中羞澀的我而言,獎學金的意義非常大??上?,樂極生悲。我只顧得報獎拿獎,卻忘記了周圍同學的感受。我的入黨介紹人告訴我,我的預備黨員考察可能無法通過,建議延期考察避免不通過的尷尬。我竟然“不食人間煙火”地詢問為什么大家會不讓我過。在我的執拗下,介紹人告訴我,因為我報獎時搶榮譽,報一個就算了,竟然報了兩個,只顧自己,不考慮他人。素來認死理的我無法想通,就此事像祥林嫂一樣持續詢問同學好友,本希望得到肯定或安慰,但反而得到的都是好心的“提醒”與“批評”,這讓我更加苦惱,后來到了失眠無法進行博士論文寫作的地步。文老師得知此事后,陪我散步聊天,循循善誘,充分贊許了我的學習成績,對我的報獎行為進行了肯定,同時也對世俗人情等進行了開導。在我心情舒緩之后,他又提醒我好好休整并趕緊回到博士論文的寫作上來——文老師依舊放心不下我的學業。


            博士論文已經到了答辯階段,但我的論文結構導師一直不滿意,論文摘要寫了好幾稿也未能達到要求。我焦急萬分,如熱鍋之螞蟻,在華工校園胡亂地兜著圈子。文老師再一次把我請到家里,師生共同探討修改,直到博士論文完工。當我喜滋滋地拿著修改好的博士論文準備向導師報喜的時候,文老師還憂心忡忡地說:“唉,不知道你導師看的中不?”


            我的博士論文獲得好評,排在我那屆的第一名,文老師自己的弟子陳巴特爾屈居第二,好勝的巴特爾至今見到我還耿耿于懷,說只有零點幾分之差。博士論文的分數我早已忘記,但難以忘懷的是答辯時文老師的喜悅——他那絲絲入扣的點評與欣慰的笑容讓我每每回憶起來都備受鼓舞。


            在此還需要補充一個小“插曲”,在我攻讀博士學位期間,我同寢室的攻讀計算機博士學位的張同學,還有二樓寢室攻讀管理學博士學位的一位女生,因為種種壓力,先后精神失常,不得不中斷學業。多虧文老師甘做無名英雄,成就了我這位“打不死的小強”。



            我的“避風港”


               2003年博士畢業之后,優秀的學業成績與良好的學術人脈讓我的求職之路順風順水,徹底洗刷掉了碩士畢業求職時處處碰壁的悲苦與羞恥。還是為了解決“家屬問題”,經過權衡,我最終選擇了武漢理工大學高教所——當時這個單位求才若渴,但因為缺少學術氛圍我的師姐棄之不去。于是乎,我成為了武漢理工大學高教所引進的第一個博士。


            經過連續六年的研究生學習生涯,重新回到職場的我尚未來得及享受“勝利的果實”,就迅速被殘酷的現實碾壓得暈頭轉向。人雖畢業了,但文老師并未疏遠我這個“多事之人”,持續給予種種幫助。


            “書呆子”提供生活指導:雖然蒙武漢理工大學的照顧,前夫也隨調了,但我的身份很快成為了“離異”,可謂剛剛入職,就給周邊帶來了各種猜測與談資,并且由于生活中的“缺心眼”,離異后“凈身出戶”,帶著處于叛逆期的女兒艱難度日。從單位報到至檔案審核后的待遇到位還需要一段時間,以至于安家時經濟窘迫。窘迫到了什么地步呢?我會為是否要用500元買一套舊家具,是打地鋪還是買張床,糾結到打電話咨詢文老師。


            “新教師”提供上崗培訓:經濟壓力是次要的,更多的壓力來自職場。由于是“第一個”引進的博士,我成了“能者多勞”。最能形象反映這種“能者多勞”的是,安排研究生課程的小吳老師告訴我,“(某某)長說了,難上的課程都交給博士?!庇谑?,剛入職的第一個學期,我給碩士研究生開的兩門課程分別是《教育哲學》與《教育心理學》,那種現學現賣被備課趕著走的狀態至今還歷歷在目。為了保證課程上得像個博士樣兒,我只能向文老師求助,由他出謀劃策,給出種種備課上課的建議。


            初入學術職業生涯的我,第一次申報課題還是完成一項“組織交給的任務”,具體的課題負責人與成員都是由單位領導告知的。當然,課題選題與內容得博士自己完成了。當時毫無申報經驗,恍然失措中只能求助文老師。我們師生又回到了一起討論選題等等的舊有模式。


            “漂泊游子”歡度春節:中國女性單身之苦,不在于一個人面對慘淡的人生,而在于過年的時候面對眾多親戚朋友的那份尷尬。無奈之下,我作出的選擇就是不回老家過年,把探親改在暑期。似心有靈犀,文老師從不過問我的私生活,但從2004年新年開始,一直到2009年調到同濟大學工作之前,我都會被文老師邀請到家里吃“團圓飯”。另一讓我“賓至如歸”吃“團圓飯”的去處,就是文老師的弟子,從我報考博士時就“奉命”幫助我的楊杏芳師姐。她南京師范大學博士后流動站出站之后,到了與武漢理工大學一墻之隔的華中師范大學工作。行文至此,飯桌前佘師母的爽朗、文老師的文雅歷歷在目,楊杏芳師姐的各色小炒仍讓我垂涎欲滴。


            “一語點醒夢中人”:渴望愛情、渴望家庭,大概是女性之通病吧?情之所至,毫無理性可言。我也不例外。2005年冬,一場不現實的愛情讓我痛徹心扉,生不如死。因愛生恨,魯莽到想做傻事。冥冥之中或慣性使然,我奔向文老師家,窩在沙發里,邊訴說自己的痛苦,邊義憤填膺地抖落自己的“復仇計劃”?,F在想想,依然羞愧于自己當時的不堪??墒?,一如既往,文老師既沒有對我進行“道德審判”,也沒有進行勸誡說教。他默默奉上熱茶、可口的點心,讓佘師母準備飯菜,靜靜地聆聽我的絮叨。在我那“暴風驟雨”停歇的間隙,文老師引導我考慮實施所謂的計劃之后的后果,引導我考慮他人的感受,引導我暢想未來的生活。他讓我明白,痛苦終將過去,但未來不應因今天的任性而追悔莫及。在這個過程中,有一個小細節讓我每每回憶起來,都充滿感激,也受益匪淺。在與文老師訴說這件事情的過程中,只要佘師母過來,他就有意識地岔開話題。如此反復,文老師以無言之教,讓我知道我在談論涉及自己和他人的隱私。我還猜想,他不想破壞我在佘師母心中“單純”的印象吧?!



            愿您在天堂見證我的幸福


            2009年,與武漢理工大學合同期滿,女兒也考入大學即將開始新的生活。我想,是時候該離開武漢這個地方了。對于我離開武漢獨自跑到無親無故的大上海,許多關心我的好友不解,好友之一的談話讓我至今想起還對自己的不可救藥連連搖頭。他說:“你一直在追逐一個無法實現的美好地方,總是對現實不滿意,總以為那個好的在另一個地方。等你去了,就會發現,仍然不滿意,你就再離開,再繼續尋找。像你這樣對理想這么執著的,我還沒有見過”。不過,唯有文老師,一如既往,一切理解盡在不言中。只是破天荒地,他沒有問及我學術發展的打算,而是一字一板地對我說:“你該成個家了,你要像求職那樣去求愛”。


            2011年寒假,從上海返鄉途中,在武漢見到文老師的時候,他欣慰地說:“你長好了”,佘師母也以依舊洪亮的嗓音回應:“是滴,臉色好多了”!可是,看得出,當時文老師的身體狀況很差,變得那么瘦小。拜見過文老師,他堅持要送我到電梯口。進入電梯的一剎那,我忽然那么不舍,當著佘師母與楊杏芳師姐的面,忍不住求抱抱,佘師母還哈哈笑著說我撒嬌。輕輕擁抱過文老師,我與楊師姐進入電梯,當時就忍不住地想落淚。大概是心靈感應吧,那是見文老師的最后一面。201138日,我一邊用手機回應三八婦女節的種種短信與段子,一邊趕往校園。忽然師弟馬廷奇打來電話告知,文老師去世了!晴天霹靂般之后,就是感嘆古人所云“父母在,不遠游”的道理。武漢與上海,不僅僅相隔的是兩個城市的距離,而是完全不一樣的生活。因為承擔著本科生的公選課,按照學校規定,給本科生調課需要提前一個星期申請。我不得不在文老師追悼會之后,才趕回武漢探望了佘師母,師母為我播放了文老師追悼會的實況錄像,但終是未能見文老師最后一面。


            雖然未能趕回武漢奔喪,但那次的公選課我無法“按部就班”。這門公選課的名稱是《自我管理與生涯發展》,我覺得應該讓學生們知道還有文老師這樣平凡之中不平凡的人生。我在黑板上板書了文輔相老師70大壽時一位師兄寫的藏頭詩:“文以載道,輔以厚德,相得益彰”,與同學們分享了有關文老師的種種美好的回憶,并進一步談到了從文老師那里,我對“文質彬彬,然后君子”的領悟。同濟大學的本科生素以生源優秀而聞名,每次給本科生上課,盡管我拿出渾身解數,“吃力而不討好”的情況仍時有發生。但這一次的課,全班鴉雀無聲,在我講完之后,那雷動的掌聲,成為一種特殊的方式,既是為文老師送行,也是對文老師君子風范的緬懷。


            2013年,在美國訪學期間,我遇見了我的“Mr Right,杰西,并于20141014日共結連理。杰西常常以特有的率真表達他的贊美:“你看起來真美,真年青!”“我喜歡你的心靈!”“當我看見你昂首挺胸走在前面的時候,我知道你是公主,我得認真待你!”“哦,你的笑容真燦爛,你是我的陽光!”是的,在經歷了人生種種挫折,歲月并沒有給我留下“風刀霜劍”的痕跡。在我一路磕磕絆絆的行走中,有幸遇見文老師,他耐心等待我慢慢成長,他細心呵護我敏感脆弱的心靈。是的,我知道,即使因為自己的魯莽讓人生的舞臺坍臺,但依舊有這樣一位像慈父一樣的老師,他充分理解與信任我,引導我向著光明的未來。


            2015春節,杰西與我補辦中國式喜酒,他執意把慶祝地選在武漢,他的理由是,我的人生重要階段是在武漢度過的,我們必須感謝在我生命中有重要意義的人。匆忙的行程中,我們抽出了一個下午來到文老師家,佘師母爽朗依舊,那個曾經窩在沙發里哭泣的我似乎歷歷在目,可惜再也見不到在我生命中具有重要意義的文老師了。離開文老師家,依偎著高大的杰西,徜徉在喻園冬日的陽光下,臘梅花開得正艷,恍惚讓我回到與文老師在校園散步談心的歲月,心中浮現出文老師溫和的笑容,那一刻我釋然——是的,文老師,您在天堂依然能夠看見我的美好。



            回到原點:什么是教育?


            在斷斷續續的寫作中,不知何故,我想起了雨果筆下的冉阿讓,想起了以愛救贖他的那位老牧師。我也想起了曾經與文老師探討過的雅思貝爾斯的《什么是教育》。


            雅思比爾斯認為,教育是使人成人的力量,而文老師讓我懂得,這成人的力量源泉,是愛。在與文老師點點滴滴的交往中,他以無言之教讓我懂得,教育中的愛并非空泛和抽象,愛是那么生動和具體。


            ※無條件之愛。文老師長期遭受病痛的折磨,生活也并不寬裕,但文老師一直是謙謙君子樣,他讓我懂得了“精神貴族”的涵義,也讓我逐漸領會了什么叫“自愛”。作為教師,文老師對待學生的態度讓我領悟了教育之“大愛”。學生性格各有不同,人生際遇千差萬別。春風得意馬蹄疾者固然讓老師欣慰,但像我這樣的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的“倒霉蛋”更需要老師的關愛。感恩,因為文老師無條件之大愛,我的人生不至于那么不堪,讓我從被愛學會自愛,并在自愛中一點一點汲取了不管怎樣都會愛這個世界的力量。


            這種無條件之愛,對當今中國“成功學”大行其道之教育尤為重要。曾驚詫于某知名學府的教授何能公開宣稱學生畢業了不賺錢幾百萬就不要來見他?!也越來越回避當今處處追求“卓越”、“一流”、“優秀”的學術圈。曾幾何時,學術圈也開始“強強聯手”:求學者投奔的不再是“學”,而是在意是否跟從了“大?!?、“大碗”或“某某長”——因為他們掌握了更多的資源。而導師,也越來越青睞畢業后“有出息”的學生——因為他們才具有反哺的實力。


            愛的缺失,讓“叢林法則”開始在教育領域大為盛行。記得幾年前就人才培養問題與一企業老總進行過交談,當我談到“卓越人才”、“棟梁之才”時,這位耿直的老總按捺不住爆發了:“你們教育,怎么能盡想著讓學生成名成家?!大家都去爭著當大樹,誰當小草呢?!沒有小草,這個世界還會好看么?!都當大樹,大樹還能活得了么?!”這位老總的質問,我至今無解。隨著文老師老一代人逐漸離去,我不知道還有什么樣的傳統和精神力量足以和今日愈演愈烈的“叢林法則”抗衡。


            ※同情之愛。此處之同情,不是居高臨下的可憐或施舍,而是感同身受的理解之愛。曾經看到一篇微信朋友圈轉發的文章,談到好的伴侶是“樹洞”,壞的伴侶是“修理工”。大意是說,伴侶遭受挫折、痛苦失意時,只需要“愛你沒商量”,讓伴侶躲在樹洞好好地休整與療傷,而不是向伴侶提出什么哪怕是善意的批評與建議。那篇文章讓我深有感觸,因為從文老師那里,我懂得了同情之愛,我懂得了教育不僅僅是糾偏,更能打動人心的是理解與包容??上У氖?,還是由于成才心切,曾幾何時,打著“為你好”旗幟,先有“虎媽”出現了,再有“虎爸”跟上了,更令人憂心的是,著名的學者錢文忠教授最近公然開始勸誡了:《教育,請別再以愛的名義對孩子讓步》!


            沒有了同情之愛,這個世界越來越“薄涼”。勝者為王敗者寇,大家都喜歡“歡喜團”,誰會接受那個“倒霉蛋”?!為了不被這個薄涼的世界拋棄,男人們急匆匆地證明著實力,女人們巧妙地展示著自己的得體與精致。成功即獲得滿堂喝彩,失敗是那么不招人待見。在這個萬眾一心向前奔的時代,在“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又要重演之時,社會正成為競技場。有誰,有勇氣停下來,看看自己是否還是自己?有誰,有超然的心態,甘愿過普通老百姓粗茶淡飯的日子?


            ※謙卑之愛。與文老師有關的點點滴滴的回憶中,總讓我感慨的是他的謙卑之愛。文老師不僅研究人文教育,倡導人文教育,而且以行動在進行人文教育。身教勝于言教,與文老師的師生交往中,忘不了他拖著病體與我的第一次相見,忘不了他這個學術前輩修改完畢我的博士論文時候的“惶恐”——那是先生對后生的謙卑之愛。與文老師的日常交往中,我見識了佘師母的“剛”與文老師的“柔”——那是丈夫對妻子的謙卑之愛;我見識了文老師對兒子、媳婦的關心,我感受到了他對小兒子德德一直放心不下的那份牽掛——那是父親對孩子的謙卑之愛;我聽見了文老師一聲聲對小孫女的呼喚“tiantian”(恬恬?)——那是爺爺對孫女的謙卑之愛。


            當我在這里懷念不舍文老師的謙卑之愛時,我知道自己的這份表達是多么不合時宜。經過了各種“運動”與“斗爭”,國人開始“雄起”。如果說“老實”等于“無用”,“謙卑”那就是“孬種”了。男人竭力想擺出個“純爺們兒”的POSE,女人也開始彪悍了,竟然在野生動物園也敢跳下車挑戰老虎的威力了。雖然從文老師那里我懂得,能夠從心底謙卑的,該需要多么寬廣的胸懷與善良的心地,但中國當下的教育價值觀是否能夠接受我這不合時宜的“謙卑說”?



            不是結尾的結尾:往事豈能如煙

            當一切向前看時,回憶也成了一種奢侈。內心的力量驅使著我一整天埋首在寫作中,因為自己都不敢確定,當把杜師兄約的這個“寫作任務”排在十月份的時候,不知會發生什么讓寫作耽擱。也正因為如此,當杜師兄告訴我,他已經整理文老師的年譜有二十幾萬字了,我欽佩師兄在做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憨厚的杜師兄對我的贊譽是這樣回應的:“文老師很偏愛我,像我的慈父一樣!”他的話讓我似曾相識——我在博士論文的后記中表達了同樣的意思??!我不由百感交集,向師兄回應道:“我也與你有同感??!我也一直認為文老師很偏愛我,像我的慈父一樣!說明文老師不僅是對你,對我,相信他對學生都是如此??上]人整理,如果每個人都寫下對文老師的回憶,那該是對么珍貴的教育資料?!?。


               往事豈能如煙,愛的種子播撒出去,怎會無聲無息。我人生的經歷與文老師的關愛交織在一起,回憶文老師的時候,其實也是在重新回首自己的人生歷程。正視自己并非易事,我竭力而為,按照編年的形式完成了這篇關于文老師的回憶錄,在一定程度上也完成了自己的部分自傳。無他,只想用有限之筆力來表達:原來,教育可以是這樣!


            高桂娟                                     

                                                   完成于2016821日午夜


            亚洲精品久久久久中文字幕一区,9久9久女女热精品视频,久久99精品久久久久久